图片 5

未来十年,韩国媒体盘点亚太各国潜艇实力

图片 1

  据韩国“biztechreport”网站4月14日报道,亚洲国家和地区掀起一股潜艇采购“浪潮”。未来10年,亚太国家和地区将投入超过5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00亿元)购买90多艘潜艇,一场水下竞赛不可避免。

原标题:讲武谈兵|韩弹道导弹潜艇本月下水,“战略匕首”有多锋利?

据外媒报道,未来十年,全球潜艇市场规模将增长到1000亿美元,其中对核潜艇的需求增长将成为关键因素。
传统海军强国不断加强水下军事实力。美国海军“哥伦比亚”级弹道导弹核潜艇已经进入详细设计阶段,将于2021年前开工建造,替代现役的“俄亥俄”级。英国新一代“继承者”级弹道导弹核潜艇已经开始建造。澳大利亚海军将投资375亿美元建造12艘新型潜艇取代“科林斯”级,建造费用为150亿美元,30年寿命周期内的维护费用为225亿美元。挪威海军的6艘“乌拉”级常规潜艇已服役近30年,挪威决定从德国购买4艘潜艇,以蒂森克虏伯公司的212型潜艇为基础研制。
亚洲各国海军不甘落后。印度海军计划在未来15年斥资135亿美元打造6艘攻击型核动力潜艇。印尼海军订购了三艘韩国“张保皋”级柴电动力潜艇,其中两艘在韩国建造,另外一艘在印尼造船厂建造的国产“张保皋”级潜艇将于2018年之前完工。新加坡海军从蒂森克虏伯公司购置的两艘新型218SG型柴电潜艇已经开始建造,装备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首艇将于2020年交付。

  文章称,亚太地区大部分国家的一个基本共同特征为都是四面环海或者临海;因此,这些国家就需要强大的海军系统和海上作战能力。而潜艇作为最有效的防御武器之一,则非常适合用于执行此类任。当一支配备潜艇的小型海军与未配备潜艇的大型海军部队交锋时,前者甚至更具显著优势。

虽然就国土面积和人口而言,韩国是一个小国,但从先进武器装备发展来看,韩国一直希望成为“世界大国”,在海军舰艇方面尤为如此。比如,韩国海军“世宗大王”级依然是目前世界上满载排水量最大的“宙斯盾”导弹驱逐舰,而“独岛”级是亚洲国家目前建造的唯一一种现役两栖攻击舰。如今,韩国海军又将装备一种向世界强国海军看齐的主战装备——KSS-Ⅲ弹道导弹潜艇。

  二战后的几年来,亚洲一些经济不是很稳定的小国开始打造本国的潜艇舰队,以增强它们的海上防御能力。根据印度和平与冲突研究协会(Institute
of Peace and Conflict
Studies)的研究称,在“后冷战”时代,潜艇已经成为大部分现代海军的头等主力,亚太地区的国家也同样渴望能拥有潜艇。然而,在当时,采购潜艇及建造和维持舰队所要付出的高昂代价使这些经济能力有限的国家“望舰兴叹”;所以,只有为数不多的亚太国家为海军舰队配备了潜艇。

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KSS-Ⅲ弹道导弹潜艇首艇将在本月下水,预计2020年服役。韩军高层将KSS-Ⅲ弹道导弹潜艇誉为“战略匕首”,按照计划,韩国海军将在2023年之前接收3艘该型潜艇,服役之后可大幅提升其水下战略威慑能力。

  如今,随着更加现代化及性价比更高的柴电动力潜艇的问世,亚太地区经费较充足的国家都加大了潜艇的采购力度,以增强各自的海军力量。其中中国和印度两个大国是这场采购竞赛中的“领头羊”;并且两国都在孤注一掷建造核动力潜艇。而日本、韩国、朝鲜、马来西亚、新加坡、巴基斯坦、泰国、印尼、越南以及澳大利亚都在扩充其海军装备,纷纷加入到在未来10年内采购柴电动力潜艇的“浪潮”中。

昙花一现的弹道导弹常规潜艇

  亚洲国家和地区目前海军和潜艇实力盘点:

众所周知,目前世界各海军强国所装备的弹道导弹潜艇基本上都采用核动力,鲜有以作战为目的的弹道导弹常规潜艇。不过,在上世纪50-60年代核潜艇技术刚刚出现之前,美国和苏联确实建造和装备过弹道导弹常规潜艇,从实践方面证明了弹道导弹常规潜艇的可行性。

  中国

苏联早在上世纪50年代初便在一艘Z级常规潜艇上尝试加装了一具导弹发射筒,可以搭载和发射“飞毛腿”-A型战术弹道导弹。此后,苏联又相继改造了5艘Z级常规潜艇,搭载的战术弹道导弹也更新为第一代潜射弹道导弹SS-N-4“萨克”。美国则利用从德国缴获的V型导弹技术,在1947年将“鳕鱼”号常规潜艇改装为弹道导弹潜艇。

  在亚太地区,中国拥有最强大的潜艇舰队,60多艘潜艇服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PLAN)。中国海军已计划对海军现有装备进行现代化升级,逐步淘汰舰龄已有30年的R级柴油动力潜艇,将其替换为“明”级(Ming-class)、“宋“级(Song-class)或俄罗斯“基洛”级(Kilo-class)潜艇。中国还计划采购俄罗斯“阿库拉”级(Akula-class)攻击核潜艇,而目前的首要计划是建造094级(Type
094-class)弹道导弹核潜艇。

图片 2

  印度

G级弹道导弹常规潜艇的围壳外形尺寸显得非常硕大,很容易识别。

  印度海军拥有四艘从德国德国霍瓦特-德意志船厂(HDW)采购的209型潜艇,10艘877EKM型“基洛”级潜艇,以及4艘即将退役的“狐步”级(Foxtrot-class)潜艇。此外,印度准备升级其现有海军装备;印度海军已订购6艘“鲉鱼”(Scorpene)级潜艇,并计划再额外增加6艘配备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AIP)的先进潜艇。

苏联在核潜艇技术的研发进度要比美国晚,而且可靠性方面也存在很多问题。为了能够与美国对抗,苏联不得不在核潜艇技术成熟之前,设计和建造一批弹道导弹常规潜艇,作为应急之策。于是,从上世纪50年代后期开始,苏联建造了多达23艘G级弹道导弹常规潜艇。该级潜艇在围壳内装载了3具弹道导弹发射筒,可以搭载和发射SS-N-4和SS-N-5型潜射导弹。因此,从水面航行状态来看,G级弹道导弹常规潜艇的围壳外形尺寸显得非常硕大,很容易识别。

  印度尼西亚

另外,由于水下发射弹道导弹技术获得成功,苏联也首次将这一技术应用在G级弹道导弹常规潜艇上,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其战场生存力。当然,在水下续航力、航速以及装载导弹数量方面,G级弹道导弹常规潜艇与核潜艇相比有比较明显的差距。所以,在上世纪60年代以后,G级弹道导弹常规潜艇便逐步退役,让位于尺寸和排水量更大的弹道导弹核潜艇。不过,苏联海军还保留了数艘G级弹道导弹常规潜艇,作为试射新型潜射导弹的试验艇,并且还向我国出口了一艘。这艘编号为“长征”200的G级潜艇已经退役,该潜艇曾为我国“巨浪”潜射弹道导弹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印尼是世界最大的群岛国家,海洋面积广袤;但却只有2艘近期经过升级和改装的209型(Type
209)潜艇。印尼计划在2024年前采购至少12艘潜艇,其中包括韩国制造的“张保皋”级(Chang
Bogo Class Type
209-1400)潜艇,俄罗斯产的“基洛”级和“阿穆尔”级(AUMR)潜艇,以及德国研制的214型(Type
214)潜艇。

图片 3

  马来西亚

韩国建造的三种潜艇模型,最上方为KSS-Ⅲ潜艇,下放左边的是KSS-Ⅰ潜艇,下方右边的是KSS-Ⅱ潜艇。

  马来西亚皇家海军(RMN)拥有2艘法国DCN公司和西班牙纳万蒂亚(Navantia)船厂联合打造的“鲉鱼”级潜艇。马来西亚海军正计划采购更多与“鲉鱼”设计相同的同一级别潜艇,以及采购将前往沿海海域执行任务的“阿戈斯塔“(Andrsta)小型潜艇。

韩国潜艇的进阶之路

  新加坡

事实上,从美国和苏联的相关发展历程就可以看到,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两国便不再设计和建造弹道导弹常规潜艇,而是以核潜艇取而代之。但对于韩国来说,其常规潜艇的设计和建造能力曾经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都是空白,研制核潜艇是不现实的,还是应该从技术相对简单的常规潜艇起步。上世纪80年代,面对日本海上自卫队咄咄逼人的先进常规潜艇部队,韩国下决心依靠经济飞速发展积累下的雄厚财力,力图在最短的时间内补上这个短板。

  新加坡海军(RSN)拥有4艘改装后适应新加坡热带气候并翻新过的“海蛇”级(Sjoormen-class)潜艇,均购自瑞典皇家海军。这款潜艇经过重新设计和优化后,更适应浅水作战环境,并且更适合新加坡周围水域。新加坡还从瑞典采购了两艘“西约特兰”级A-17型(A-17
Vastergotland-class)潜艇,以替换现役的“挑战者”级(Challenger-class)潜艇。

虽然之前技术储备上是一片空白,但是韩国潜艇工业的发展起点却很高。当时,俄罗斯、法国以及德国等世界知名造船企业都想挣得这个大订单。不过,还是德国笑到了最后——德国著名的HDW集团凭借堪称一代经典的209型常规潜艇方案,赢得了韩国人的青睐,建造了第一代国产常规潜艇KSS-Ⅰ“张保皋”级。因为其本国造船企业本身就具备相当的技术和建造实力,所以韩国只是从德国HDW集团引进209型常规潜艇的全套技术资料,同时采购艇上所用的部分成品设备,生产组装则完全在国内进行。首艇“张保皋”号在1993年服役,最后一艘即第九艘“李億祺”号在2001年服役。
韩国甚至赢得了向印尼出口3艘“张保皋”级常规潜艇的订单,目前已经交付2艘。

  泰国

进入21世纪之后,韩国海军便开始考虑第二代常规潜艇KSS-Ⅱ的设计和建造,而且从一开始就明确要采用AIP技术。最终,韩国鉴于此前与德国的合作以及对于德国技术的信赖,决定在引进后者的214型AIP潜艇的技术之上研发KSS-Ⅱ潜艇,这就是目前韩国海军最先进的“孙元一”级潜艇。该级潜艇的订单总共分为两批,第一批为3艘,由现代重工集团建造,第二批为6艘,由大宇造船和海洋工程公司制造。

  泰国皇家海军(RTN)一直致力于打造其本国潜艇舰队,并计划采购俄制“阿穆尔”级潜艇,或中国造“宋”级潜艇。

图片 4

  日本

KSS-Ⅲ潜艇既配备了鱼雷,又配备了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在常规潜艇中非常少见。

  日本海上自卫队(JMSDF)现共有18艘“春潮”级(Harushio-class)潜艇和“亲潮”级(Oyashio-class)潜艇正在服役;但日方还计划推广使用拥有“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AIP)的“苍龙”级(Soryu
class)潜艇。

独居特色的水下战略威慑力量

  韩国

从韩国常规潜艇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到,经历了KSS-Ⅰ和KSS-Ⅱ两代潜艇技术的飞跃,其国内造船企业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自主设计和建造先进常规潜艇的能力。但是由于核动力潜艇技术难度很大,韩国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韩国海军拥有9艘“张保皋”(Chang
Bogo)级209型潜艇,以及2艘“孙元一”(Chang
Bogo)级潜艇。到2018年,韩国计划运用德国的先进科技建造7艘214型(Type
214-class)潜艇。

事实上,当今世界除了五大常任理事国,唯一拥有自主设计和建造核潜艇能力的就是印度。而印度能实现核潜艇的突破,有两方面原因是其他国家所无法达到的:一是从上世纪80年代其长期从苏联/俄罗斯租用核潜艇,这使得印度可以通过实际接触对核潜艇的各个方面有充分的了解;二是有俄方专家的帮助,再加上其自身在核技术领域的积累。但这两点对于韩国来说是难以逾越的障碍。

  巴基斯坦

因此,韩国只能选择在KSS-Ⅰ和KSS-Ⅱ两代潜艇技术的基础之上,进行放大设计,打造一款能够容纳弹道导弹的常规潜艇,以担负战略打击任务,最终的结果是KSS-Ⅲ大型潜艇。该潜艇水下排水量接近3700吨,是世界上排水量最大的常规作战潜艇。
由于不用担负在广阔的大洋上进行战备巡逻任务,而只是在西太平洋等有限海域行动,AIP潜艇即便不具备核潜艇那样的超长水下巡航力和高速航行速度,问题也不大。

  巴基斯坦海军拥有3艘“阿戈斯塔”级90B型(Agosta 90B-class)潜艇,4艘
“芫花”(Daphne)级潜艇及2艘“阿戈斯塔”级70型潜艇。“芫花”级潜艇或将退役,巴基斯坦已计划购入3艘新型214型(Type-214)SSK潜艇。

图片 5

  澳大利亚

发射中的“玄武”-2B弹道导弹。

  澳大利亚政府也在计划将其海军舰队升级,装备新一代潜艇,替换其现有的“科林斯”级(Collins-class)常规潜艇;预计“科林斯”潜艇将于2026年退役。澳大利亚的下一代潜艇初始设计阶段将于2014年至2015年开始,这是澳大利亚有史以来最大手笔的军事投资,共花费250亿美元,将耗时17年完成。

KSS-Ⅲ弹道导弹艇最初并不是韩国政府以及海军最为急迫的项目。不过,受到2016年朝鲜“新浦”级潜艇试射“北极星”潜射弹道导弹事件的刺激,KSS-Ⅲ潜艇项目作为优先项目进入到快车道。而仅仅两年之后,KSS-Ⅲ潜艇的首艇就即将下水。该级潜艇目前已经被韩国海军命名为“安昌浩”级。安昌浩是韩国著名的独立运动家,曾经成功策划炸死日军大将白川义则的刺杀行动,被誉为“韩民族独立之父”。以这样一位著名政治家为KSS-Ⅲ潜艇命名,可见该型潜艇地位之高。

  除中国以外,亚洲市场预计在未来10年将投入超过500亿美元购买超过90艘潜艇。采购并不仅仅只集中于传统的柴电动力潜艇,许多亚洲国家也有意采购配备下一代“不依赖空气动力”和水下防御能力更持久的核动力潜艇。(斯年)

KSS-Ⅲ潜艇最为强大的作战利器就是“玄武”-2B弹道导弹。该导弹射程500公里,可携带重500千克的战斗部。除了“玄武”-2B弹道导弹,潜艇还配备了“玄武”-3C巡航导弹。该巡航导弹被称为韩国版“战斧”,射程约为1500公里,精度在10米以内,可对敌方纵深目标进行精确打击。根据目前韩国海军的规划,KSS-Ⅲ潜艇项目将分为三个批次进行,第一批次3艘潜艇将装备6具垂直发射筒,而第二和第三批次的艇身将加长10米,垂直发射筒增加至10具,并且装备韩国国产战斗系统和传感器,以及用于一体化全电力推进系统的高温超导电机,水下排水量有可能会突破4000吨。9艘潜艇服役后将取代KSS-Ⅰ“张保皋”级,与配备了“玄武”-3C巡航导弹的KSS-Ⅱ“孙元一”级潜艇一道,组成独具特色的韩国水下战略打击力量。

(“讲武谈兵”是由知名军刊资深编辑黄国志为澎湃防务开设的个人专栏,以客观严谨的态度,辅以活泼精炼的语言,力图“破除防务迷雾”,为读者更好地认识我国与国外在装备技术上的差距提供参考和借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